愛下書小說網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858章 大賞功臣
最新網址:www.bynafp.live
    太師,這里是需要革除的武將名單?!睏钍科鎸⒑窈竦囊晦?,遞給了柳淳,他的臉色不算好看,沉甸甸的名冊,就跟千斤巨石,壓在心頭,絕對不輕松。

    楊士奇太清楚了,歷次整頓官吏,裁撤上百人,就會引起劇烈的震動,需要好長時間,才能恢復安寧。

    這一次直接裁撤幾千個武官,而且還都是統兵的那種,稍微不慎,就會天下大亂的。

    也就是朱棣和柳淳干這么干,換成別人,早就放棄了,連想都不要想。

    “太師,我和其他幾位閣員商議,事緩則圓,您看能不能分批分地區推動,定個五年,或者十年的標準,這樣就會方便許多,阻力也會小很多……”

    柳淳淡淡一笑,“楊學士,你這話是老誠謀國之言,不過光是退讓妥協,也解決不了問題,該下重手的時候,還是要果斷一些。更何況時不我待,不趕快理順了國內的情況,如何能對外動兵?”

    楊士奇吃驚地看著柳淳,驚駭道:“太師,莫非又要打仗了?”

    柳淳點頭,“咱們陛下的五十圣壽,就在眼前,我已經讓人去通知各個藩國,讓他們進獻禮物,表示一下忠心嗎!”

    柳淳笑容可掬,楊士奇卻打了個冷顫,他太明白這話的意思了??雌饋碛钟袊乙姑沽?。

    “太師,既然如此,內閣這邊會多多準備錢財賞賜,為了改革軍制,鋪平道路。盡量減少沖突波折,讓各方都滿意?!?br />
    柳淳含笑,“楊學士能思慮到這一點很好,我們盡量有備無患?!?br />
    ……

    吩咐之后,終于到了正式封賞的日子,太子朱高熾率領的宗室諸王,悉數趕到。而以柳淳為首的內閣六部,九卿重臣也全都來了。

    在他們的對面,就整個大明的武將,在這些武將當中,梁國公藍玉、成國公朱能,曹國公李憲,以及剛剛返京的海國公李景隆,他們湊成了一堆。另外就是涇國公陳亨,同安侯火真、靖安侯王忠、安平侯李遠、武安侯鄭亨、成安侯郭亮、寧陽侯陳懋、清遠侯王勇、安遠伯柳升、廣恩伯劉才、西寧侯宋琥……足足二十幾位武臣,黑壓壓的一大片。

    自從朱棣登基之后,武臣要分守各方,很少能聚集這么齊整。

    這一次擊敗了哈烈,北方基本平定,加上改革軍制,才能把這些人都聚集到京城。

    作為老軍頭,他們尊重朱棣不假,也知道柳淳的地位,但是讓他們輕易低頭,認可這次軍制改革,那是癡心妄想!

    朱棣清楚,柳淳也清楚。

    本來拿下張家之后,他們君臣就在醞釀這場決戰,沒想到常茂突然返回,打亂了柳淳和朱棣的部署。不過不要緊,正因為常茂的歸來,才使得柳淳和朱棣有了更大的回旋余地。

    “朕身為天子,萬民君父,御極以來,宵衣旰食,未曾有片刻懈怠……”朱棣緩緩開口,終于開始了訓話。

    所有文武都繃著臉,側耳傾聽,絲毫不敢大意。

    朱棣又道:“朕一人無法治理天下,所仰賴者,文武諸臣而已。賞功罰過,乃是朕讓臣民敬服的手段,故此務必公允得當。鄭國公常茂,去國十年,深入異域,嘔心瀝血,探查夷情,如今載譽歸來,朕豈能吝嗇恩賞!”

    “不過在賞賜他們之前,朕還有一個人要處置?!敝扉︻D了頓,看了一眼柳淳。

    柳淳向前邁了一步,“把武成侯王聰帶上來?!?br />
    話音剛落,就有人押著一個白發蒼蒼,滿臉皺紋的老者走了上來。到了金殿中間,乖乖跪下。

    “罪臣武成侯王聰,拜見陛下!”

    直到他開口,大家伙才驚覺,這個人竟然是王聰!

    那個號稱身強體健,能掄刀殺敵的武成侯王聰!曾幾何時,他還要除掉柳淳呢,怎么一轉眼,他就老成這副樣子了?

    大家伙還都記得,他是因為吏部尚書茹瑺之死,才被柳淳拿下。

    接下來柳淳上位宰相,總攬朝政,推行變法。大家伙都把這位給忘了。沒想到在這個關頭,竟然把他給帶上來了。

    這是要干什么?

    朱棣緩緩看了看王聰,微微嘆息,到底是昔日的老兄弟,現在這副樣子,就是風口之燭,隨時都會熄滅。

    “來人,給他一個墩子?!?br />
    不多時,有人送來墩子,王聰哆嗦著叩謝,而后坐了下來。

    “太師,你問話吧!”

    柳淳頷首,轉過頭,對著王聰道:“你找過天官茹瑺,你們說了什么事情,茹天官當夜病重死去,你覺得自己有無罪責?“

    王聰深深嘆口氣,而后仰起頭,滿臉痛苦。

    “太師,諸位同僚,提到了茹天官,罪人痛心疾首,恨不得能替他去死!前些時候,罪人為了反對軍制改革,就去找茹天官商量,請求他幫忙說話,一起反對。而茹天官苦口婆心,勸我不要一意孤行,應該以大局為重,以大明為重,不要太在意個人利害得失……奈何罪人鬼迷心竅,竟然跟茹天官吵了起來。當時他咳嗽一聲接著一聲,幾乎不能言語。我還生氣,以為他故意裝病,想要敷衍搪塞,我,我說了好些過分的話……”王聰的聲音越來越低,滿臉羞愧,恨不得鉆到磚縫里。

    茹瑺當時勸他不要跟朝廷對著干,結果他反而譏誚茹瑺,當年為了能在北平立足,巴結他們這些武人,到了如今,竟然擺出了天官的架子,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現在回想起來,茹瑺是用最后的一口氣,在勸說他,不要犯傻。

    茹瑺沒有對不起他,相反,是把一顆心掏了出來。

    很可惜,當他意識到,茹瑺已經死了,而且他已經落到了詔獄之中,大錯鑄成,再也沒法挽回了。

    “陛下,茹天官之死,罪臣難辭其咎,情愿一死,以謝天下!”

    王聰顫顫哆嗦,重新跪倒,五體投地。

    朱棣看著他,半晌才懊惱地嘆口氣,什么也沒說。

    “太師,該請鄭國公他們了?!?br />
    柳淳點頭,今天的真正主角,這才步入奉天殿。

    常茂身穿著麒麟服,其余使臣,也都穿著緋紅的禮服,來到了金殿之上,常茂正準備跪倒磕頭,朱棣卻伸手阻攔道:“諸公乃是我大明功臣,從今往后,不需要跪拜?!?br />
    柳淳也含笑道:“陛下天恩,鄭國公,你們就鞠躬吧!”

    常茂慌忙施禮,其余人也都跟著。

    朱棣含笑,從龍椅上走下來,到了眾人面前。

    他走到了一位使臣的面前。

    “你叫郭冀是吧?”

    “是,正是微臣?!?br />
    朱棣笑道:“太師,你可知郭冀有何功勛?”

    柳淳立刻道:“郭冀在洪武二十五年,奉命出使哈烈,歷經一年零三個月,趕到哈烈。當時哈烈汗王出爾反爾,扣押大明使臣。郭冀一行,死傷慘重……被扣押期間,郭冀身為俘虜,飲雪吞氈,受盡了折磨,卻能不失臣節,不拜蠻夷,錚錚鐵骨,堪稱我大明脊梁!”

    “好!”

    朱棣大笑道:“卿不拜蠻夷,朕也許你不拜天子,爾為大明脊梁,永遠筆直剛強……太師,取金質獎章來!”

    “遵旨!”

    柳淳從下面人手里,接過了一個紫檀木的盒子,展開之后,一枚金質獎章熠熠生輝,柳淳用雙手捧起,朱棣則是雙手拿起,抓著明黃色的緞帶,給郭冀掛在了脖子上。

    一瞬間,郭冀熱淚盈眶,渾身顫抖。

    “臣,臣未能完成先帝旨意,又未能以死報國。如今僥幸歸來,如何能受天子大恩???”

    朱棣搖頭道:“不必過謙,哈烈那是蠻夷異域,探索未知,又如何能一定成功?汝等之功,堪比張騫,不失臣節,勝似蘇武。我大明若要長盛不衰,興旺發達,就需要你們這樣的忠勇之士,這是你們應得的?!?br />
    朱棣說完,又從柳淳手里,接過了一份明黃色的文書,上面簡略寫著立功受賞的緣由。朱棣一并交給了郭冀。

    沒有賞賜金錢,沒有封妻蔭子,也沒有提升官爵,可就是將金質獎章掛在胸前,頓時就不一樣了。

    當初在靖難之役中,也曾有人得到過獎章,不過那是針對保衛北平的功臣,屬于特例??蛇@一次不一樣。

    柳淳建議,朱棣也下旨了。

    從今往后,凡是與國有功的人員,根據情況,可以分別獲得不同等級的獎章。

    這個獎章不同于官爵,也不會提升俸祿,可是眼看著一個個人掛上了獎章,就讓那些沒有得到的人眼紅心跳。

    朱棣每走到一個人的面前,都會讓柳淳介紹功勞,然后親自掛上獎章,褒揚勉勵,而得到了獎章的人,又都被安排在王聰的旁邊。

    對比真是有些慘烈,王聰的老臉漲得比豬肝還難看,他強忍著咳嗽,心都在滴血。

    只不過沒人會在意他,朱棣轉了一圈,最后走到了常茂的面前。

    這一次給他的盒子全然不同,是一個綠松石的,在盒子上面,還嵌著兩條金龍,光是這賣相就不凡??!

    朱棣拍了拍常茂的肩頭,不用柳淳說話,他直接道:“卿乃是開平王之子,位居鄭國公。主動前往異域,不辭勞苦,十年之間,出生入死,有大功于社稷,堪稱臣民表率。朕豈能不賞,常茂,你看看朕給你準備的此物如何?”

    柳淳很配合地把盒子送到了朱棣的面前……

    

最新網址:www.bynafp.live

pc蛋蛋平台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