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第一重裝 > 第369章 又要搞啥子
最新網址:www.bynafp.live
    無論是唐浪逆流而上一往無前的氣勢,還是途中驚艷一槍差點兒沒把軍方第一高手生生格殺的驚天之技,都讓人覺得,他這一旦接近,不連續槍挑擋于自己面前的三名機甲師,都不足以和他先前表現而出的氣勢相匹配。

    雖說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但說實話,在單手持槍的項羽機甲臨近百米,透出槍尖達半米長的離子寒芒猛然綻出的那一刻,三名首當其沖的機甲師都有一種對手是主角自己不過是小龍套的錯覺。

    他們前兩秒下意識的躲開,怕被一槍狙殺還是其次,最主要的其實是怕自己一招未完就被狂沖而來的項羽機甲一槍秒殺,他們是等著氣勢洶洶的項羽機甲降速,然后三人再包抄過去對其進行圍殺。

    另一邊山坡上的三臺機甲早已高速啟動向這邊狂奔,三人不需要馬上干掉他,只要纏斗數十秒等同伴的抵達就是他徹底的死期。再高的手,面臨三名中級一級和三名二級機甲師的圍獵,也只能變成死手,這也是屬于軍方精銳的自信。

    不得不說,他們計算得很精確,正如同他們想的一樣,唐浪假若被他們圍死,再如何強,也只能飲恨當場,絕不會因為有了滾刀肉這個外掛,就能爆發出好幾倍的戰力。

    所以,面對三臺機甲留下的包圍圈缺口,唐浪毫不猶豫地繼續沖出,躍上山脊跳入密林,先跑為上。

    三臺機甲呆滯片刻,銜尾急追,卻令人頗有些驚愕的在山脊之處停下,是云重的命令讓他們重新恢復冷靜。

    大屏幕的畫面中,躍入密林的項羽機甲雖然在高速逃逸,但一個細節卻讓觀戰的軍方諸人集體額頭出汗。項羽機甲在進入密林之后就減速至三四十米每秒其實可以理解,那一片樹林的密度比山谷中還要更大,粗如成人腰身的大樹比比皆是,機體固然堅固可以不管不顧一路撞過去,但位于駕駛艙中的機甲師可受不了如此連續的撞擊,或許用不了多久,戰網系統就可以根據機甲師健康狀況主動判定機甲師退出戰斗,真正的實現“守株待兔”的神話。

    可是,七八秒鐘之后,項羽機甲的頭具三百六十度旋轉,機械手臂也根據其奇特的反關節旋轉放至身后,霸王槍再度平端朝向山脊。。。。。。

    機甲還在向前狂奔,腦袋和手臂卻端著槍向著身后,模樣古怪的令人想笑。不過,卻沒有一名軍方戰士能笑得出。他們相信,只要三臺機甲有一臺躍出山脊追過來,看著很別扭姿態的項羽機甲就能一槍要了他的命。

    經過先前那一槍,再無人敢懷疑項羽機甲遠程狙擊的準度問題,不管他是以什么樣的姿態前進。

    不光是三臺機甲不敢追,甚至,做為指揮官的云重在制止屬下的沖動之后立刻命令一公里外負責警戒的機甲繞路返回。

    顯然,哪怕項羽機甲并沒有表現出強有力的單兵格斗能力,但云重已經失去了讓己方戰士單獨面對他的信心。這就是強者帶來的威懾力。

    已經匯合在一起的9臺軍方機甲再無先前的不可一世,立刻沿著山脊向戰俘營方向奔去,看似已經放棄了繼續在密林中和衛隊方殘余機甲纏斗的策略。

    這在一幫研究員們看來,自然是屬于己方的勝利。雖然科學院衛隊方現在看起來依舊處于劣勢,甚至在未來也因為前期損失過大難以扳回這一局,但斷后的唐浪卻無比驚艷的給了那幫囂張的家伙們當頭一棒。

    格斃兩臺機甲,重創一臺的戰績固然輝煌,更讓人驕傲的卻是讓軍方機甲高熾的氣焰消失,甚至兵力足夠多也不敢密林追殺,那就是衛隊方的勝利。

    別說一幫研究員們興奮,就連擬真觀戰室里的屠羽在這一刻,一直嚴肅的臉上都顯出滿意之色。

    一場小小的機甲登陸遭遇戰,如果說在戰前軍方無論從戰略還是戰術上都占據絕對的上風的話,那么遭遇戰的中后期則是衛隊方表現更佳。拋開唐浪這個意外因素不談,衛隊第二指揮官明一的表現絕對稱得上可圈可點。

    很多決策,甚至都是在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內所決定的,而事后卻是證明極為正確。多一秒的遲疑,或許都有可能造成一臺機甲的戰歿。而他主動降速扛著受傷機甲前進,也表現出了非凡的勇氣和決心,不拋棄任何一個戰友讓小分隊的凝聚力更強。

    這是一個小分隊指揮官應有的素質。

    當然了,在什么樣的位置就應該擁有什么樣的決斷。假若有一天,這名優秀的年輕軍人坐上將軍的高位,他的選擇或許就會截然相反。

    別說敵人用一人做誘餌,就算用一個營一個團一個師做誘餌,為了整場戰役的勝利,他或許也會毫不猶豫地舍棄。

    “一將功成萬骨枯”從來不是一句空話,歷史上的名將,又有那個不是坐在敵人和自己麾下士兵累累白骨堆砌而成的寶座上?

    將和兵,所處的位置不同,眼界不同,所做的選擇自然也不同。明一是做了他所處位置最正確的選擇,他如果選擇放棄,就算因此保留了殘余兵力,不光士氣會大幅度下跌,信任和執行力更將會跌落至可怕的地步,失敗幾乎已經是注定的。

    而鄒成的眉頭固然是緊皺著的,但也沒有說臉色很難看。他的麾下固然造挫,但縱觀整體戰局,他依舊占據著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勝勢。

    這一場貌似是勢均力敵的伏擊戰,其實依舊是他們占了上風,只有六臺半機甲的衛隊方幾乎沒有可能攻克戰俘營,如果他們敢發動進攻的話。

    唯一苦惱的一點是,戰網系統只給了軍方這邊8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不能在規定時間內肅清殘敵,那戰網系統會給出平局的判定。想獲勝,軍方9臺機甲就不能固守戰俘營不出。

    所以,云重帶隊撤離伏擊點奔向戰俘營時,關閉了所有反金屬探測系統。他用這一招在提醒衛隊方,現在該你們進攻我們了。

    “該死的,這幫家伙就這么沒底氣嗎?跑去守他們的烏龜殼?”一名衛隊隊員忿忿然的吐槽。

    “是??!這下可難辦了,我們就六臺半機甲,怎么進攻?”

    “我建議,和他們耗,看誰能耗!”

    “都閉嘴!”明一揉揉皺的發疼的眉際,將目光投向剛和他們匯合的唐浪?!靶值?,軍方那邊用上了陽謀,我們卻不得不上當,你怎么看?”

    明一顯然已經洞察了軍方的意圖,只是他顯然也不甘心就這樣靜靜等著任務失敗。

    唐浪看著戰術板上正在逐一消失的9個紅點,嘴角弧出一絲冷然。

    就如同明一所說的,軍方刻意關閉反金屬探測,不過就是大張旗鼓的告訴衛隊這邊,我們打完你們了,現在該你們來進攻了。光明正大的陽謀,你還偏偏拒絕不了。

    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上,唐浪甚至敢肯定,對方的指揮官一定會用屠殺戰俘的方式逼迫潛伏在黑暗中的對手主動進攻。

    人性黑暗嗎?在戰場上,你可以洞悉這世間最陰暗的角落。

    交戰的雙方,都有自己要守護的人和東西,為了自己的守護,所有對于敵人的冷酷,都是理所當然的。戰火,會讓所有正常的人都變成野獸。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還不是在血腥的戰場上,他還不用面對那種他曾經經歷過的最艱難的抉擇。

    “抵近戰俘營5公里區域,我們等著他們出來找我們!”唐浪淡淡說道?!爸灰麄冞€有驕傲,就會出來?!?br />
    觀戰現場鴉雀無聲。

    他們自然是知道雙方戰網發布的任務,可衛隊一方卻是不知道??!但唐浪這個選擇,卻是正中軍方要害。

    所有人都知道,唐浪口中所說的驕傲,不是說軍方機甲躲進戰俘營的陣地就是懦夫了,而是軍方只要不想接受平局的結果,就必然會離開戰俘營對潛伏在外的衛隊殘余機甲進行搜索擊殺。

    而軍方顯然也正是和唐浪所想象的那樣做的。軍方機甲根本沒有回戰俘營,而是在距離戰俘營不到4公里的位置,就停下來,在一陣布置之后,9臺機甲分為三個小組,由云重帶著兩臺機甲居于后方,另外兩個小組六臺機甲像兩個伸出的犄角位于云重兩翼的2公里之外。

    華族數千年前一位名將創建的三三戰法,在數千年后的機甲戰中同樣有效。倒三角型布置的戰陣形成一個穩定的三角火力點,一點受到攻擊,另外兩點皆可以進行遠程火力支援,2公里的距離對于機甲來說,也不過是30秒即可抵達的距離。

    而由三臺機甲組成的火力小組,也不是完全背靠著背站在一起,他們同樣呈現三三陣型,兩臺機甲相距不超過百米,另外一臺緊跟兩臺機甲的中心之后200米,足以保證三臺機甲遠近程所有對敵。

    云重,根本沒打算在戰俘營等著衛隊方前來進攻,他們要在野戰中格殺對手。正如唐浪所說的,軍人可以接受戰死,不愿戰敗,更何況要在兵力占優的情況下接受所謂的平局呢?那甚至比戰敗更要令他們難以接受。

    當然了,假若是真正戰場,云重自然是第一時間縮回戰俘營,他有足夠的辦法引誘衛隊殘余的那幾臺機甲來攻擊,也有足夠的實力將對手的那幾臺機甲擊殺在被迫沖鋒的路上。

    云重躲在距離自己放出去的兩個機甲小組2000米外的一處海拔200米的坡地的灌木叢中,這樣的高度可以讓他對面前2500米范圍內所有目標進行狙殺。雖然密林阻礙了光學觀測儀的視線,但那兩個機甲小組有特殊的激光定位系統,通過機甲智腦系統形成數據鏈的他們就是他的“眼”,只要他們能通過光學觀測儀進行鎖定并用激光定位系統將目標方向、距離等數據進行傳遞,他這里就會出現具體圖像,實現真正的“盲狙”。

    唐浪那一槍徹底打斷了機械臂的骨骼,明武士強大的自動維修系統正在努力維修,只要給他三小時的時間,機械骨骼和各種傳輸線路會被修復,云重依舊可以保證平日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準度。

    而他相信,對手會給他三個小時的時間。沒摸清楚對手的虛實之前,貿然在這片叢林里前進的,無論怎么死都不冤。

    和兩個火力小組形成的小型三三陣型不同,他的側后兩翼是兩名中級二級機甲師在護衛,以保證他兩側極后方的絕對安全。

    現在不是普通攻防戰,而是類似于特種作戰,如果被對手摸到身后把他這個指揮官干掉,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之事。有了對那個神秘對手戰力初步的了解,云重自然不會輕敵,已經把唐浪這個不知名的對手當成生平大敵來對待。

    可以說,無論是衛隊方還是軍方,雙方雖然并沒有戰斗,但雙方表現而出的戰場應對,都極為精彩。不管此戰最終誰輸誰贏,至少在目前這一刻,雙方最高指揮官都還算滿意。

    “老屠,說實在話,如果在這之前我多少還有點兒你們科學院衛隊完全是依靠外人才能做到這一步的想法,但現在卻是有點兒佩服你了?!编u成指著屏幕中正在潛伏朝著預定目標前進的衛隊方7臺機甲,有些感嘆?!疤评四莻€小家伙神一樣預測我軍方必定會出來找他們也就罷了,明中尉卻是竟然也大膽的使用三三陣型推進,三臺機甲在前三臺機甲在后,既能保證遇敵之后火力輸出穩固,還能迅速反應集中兵力進行格斗!好家伙,是個人才??!”

    “只是,唐浪那個小家伙脫離大隊單獨行動是個什么意思?難不成他準備單槍匹馬去玩什么偷襲不成?”上校表揚完明一接著有些小小的疑問。

    畫面中,項羽機甲遠離明一等人最少兩公里,一路潛伏前進,就像一頭正在覓食的金錢豹。

    面對自己老同學由衷的贊嘆,屠羽臉上也露出極少見的笑容:“明中尉原來可是不顯山露水的,如果不是這一戰,恐怕誰也想不到他會有這么優秀的潛質。就像昔年老師所說的,戰場就是最好的試金石,可以看清很多人,同樣也可以找到最純正的金子。我決定了,如果你想要明一,沒問題,給他一個實職上尉連長,我就放人?!?br />
    “額,老屠你倒是舍得?”鄒成微微一愣?!吧衔緵]問題,但實職連長我這個做團長的卻是做不得主,那必須得我們師長點頭?!?br />
    “那就把這段作戰視頻給你們師長看,如果今天晚上之前不給我答復,我可就把他送去西南軍區或者第十艦隊了?!蓖烙鹉樕蠀s是閃過堅定之色,嘴中微微嘆息:“如果我把他留在衛隊,等到需要用戰火考驗他的時候,我怕一切都來不及了?!?br />
    鄒成臉上閃過凜然。

    他自然是明白自己這位老同學意思的。假若有一天連科學院衛隊都必須得參與戰斗的時候,恐怕聯邦已經是被大敵入侵,全聯邦已經進入全員動員的時候了。這些優秀的年輕人,恐怕都還未等到被戰火鍛煉成真正的精鋼,就不得不因為整體戰局的不利而死在戰火中。

    與其這樣,倒還不如提前將他放至戰火中去考驗,或許那樣,生存的幾率會更大一些。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不用等到晚上了,我同意了!”鄒成當機立斷?!巴砩险{令就會發到聯邦科學院衛隊處,這幾天科學院這邊所有測試一做完,就跟我回第一艦隊,就讓他當云重的第一連連長,我相信他和云重都會很滿意的?!?br />
    “一言為定!”屠羽點點頭,將目光投注于正在密林中潛伏前進的項羽機甲身上,聲音中也同樣帶著疑惑:“你說的這個小家伙,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但直覺告訴我,他恐怕真的是打算去玩偷襲的,用己方的主力做掩護,自己去尋找有價值的對手,干掉他?!?br />
    一席話說得上校也不由咧咧嘴:“你這樣說,是不是太高看他了。說實話,換做是身為高級三級機甲師的老屠你,有把握一聲不響的就干掉我軍方精銳嗎?”

    “能干掉,卻不能一聲不響!但。。。。?!蓖烙饟u搖頭回答老同學,剛想說點兒別的,話語卻堵在了嗓子眼。

    畫面上,唐浪下一刻的舉動,卻讓兩名很少表情劇烈變化的高級軍官兩眼猛然一突。

    這又是搞啥子飛機?

    。。。。。。。。。。

    PS:兩章一起發的,字數不算多,接近5000字。哎!身體不太舒服,心里也不太爽,這兩天調整一下再回復以前每天6500字的狀態吧!大家見諒!這兩天關心風月身體健康的童靴不少,在這里統一回復一下,就是小感冒,沒啥大問題,已經不流鼻涕了,不過兩天沒敢見爹媽和女兒了,等身體徹底好了再回家。

    

最新網址:www.bynafp.live

pc蛋蛋平台软件